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渴望 作者:写作琳读作一

发布时间:2021-01-28 07:29 类别:GL百合

 
文案:
 
渴望和平;
渴望当一;
可望不可即。
 
阔别三年;
偶遇初恋;
如何破镜重圆?
 
“这个女人是我的白月光。”
“这个孩子是我前任的崽。”
 
当小妈文学照进现实,
我该用怎样的车速来回馈这份狗血!
 
因为作者自己缺少姬达老是喜欢直女;
所以作者笔下的人物都在疯狂掰弯直女;
借此以解心头之恨,谢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可望,凌伊 ┃ 配角:不可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年龄差八岁,轻松互攻,破镜重圆 
立意:写在新年
 
 
  归来
 
  
  乔可望下飞机的时候海西还在下着小雨,坐在轻轨上看窗外雨渐渐小了,阳光刺破云层熙熙攘攘的填满空气,刺眼的温暖。
  在伦敦很少这样的好天气的,朦胧不清的雨就没断过,可望用手轻轻盖住眼睛,时差还没有倒过来,刚刚飞机上碰到了一个闹腾的婴儿,可望被闹的头疼,偏偏带着小婴儿的仅一个年轻的妈妈,手足无措的样子,可望想抱怨看见女人泛红的眼睛和一脸的歉意胸腔的怒火怎么样也没办法凝聚成气。反而还帮那个年轻妈妈一起照顾了一下孩子,不为什么,其实可望不是个爱管闲事的- xing -子,但是面对这对组合心里就是觉得有点难过。
  可望掩面小憩,所以没有注意到自己隔壁车厢一个戴着耳机的女孩抱着一束百合花下车。
  爸妈其实很不满意可望这次好不容易回国为什么不选择自己家在的大学,跑到海西这座城市,可望借口说M市过于繁华发达,自己的学历配不上那里的大学,而且M市生活压力太大之类云云。
  其实可望和爸妈都知道,M市对可望来说没有太多美好的回忆,所以可望不愿意回去,爸妈也都接受了,总归海西比伦敦近些,想念的时候不用再跨越大半个地球了。
  可望对海西挺陌生的,不过这份陌生绝大多数倒不是因为博士读了三年,国内短短三年就有翻天覆地的发展,而是因为这是可望第一次来海西,为什么最后选了这个二线城市的理由可望自己也说不太上来,可能是因为海西这两年引进人才的政策好吧,而且南方温暖- shi -润,作为旅游城市,可望挺喜欢这个城市有历史气息又有崭新的温柔面貌。
  可望博士学的是分子生物,在海西大学算是重点科目,在学校的工作是实验室里做专职研究实验的,不上课,和在研究所的工作区别不大,只是待遇会比在外头好一些。
  然而回国的生活还没有安生几天,可望回国的消息就在朋友圈不胫而走,作为当年高中的班花,可望还是被很多双眼睛盯着的。轮番上阵连哄带骗的,可望属于耳根子软不太会拒绝人的,最后还是决定在开学前回一趟M城,参加高中的同学聚会,也顺便回家陪陪爸妈。
  M城那么大,还在人海茫茫里偶遇特定的某个人是小概率事件,可望出发前还有点烦躁,等飞机落地了忽然就平静了,她一向是直觉奇准的。
  果然短暂地重回M城,没有遇见任何一个姓凌的。
  坐在飞机回海西的路上,可望不知道怎么的有点失落,其实可能她是希望的,希望在一片人海茫茫里,出现那个不可思议的小概率。
  否则她也不会在微博发机场国内到达的动态,虽然这条处心积虑的动态招惹来的只有这场让人无奈的同学会。
  八年前可望大学毕业光速闪婚跌破了一众好友的眼镜,婚礼办的声势浩大,新郎虽然比可望大了十岁不止,但是丰神俊朗从容不迫的样子确实比同龄的愣头青们好了不知道几倍,可望的同学朋友之中不乏泛着酸水嫉妒的。
  可望家境优渥,清白人家书香门第。虽然在M城里算不得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扎根在这座城市的修养气度是刻在骨子里有点傲气的自信。可望从小到大就是个骄傲自律的孩子,类似传说中那种别人家的孩子,高中时候扎着个马尾在国旗下演讲,亭亭玉立的样子谁还在乎她在说些什么。
  不过可望不是文静的乖乖女,虽然确实四体不勤,但是小姑娘胆子大野的很,敢爱敢恨敢为常人不敢为。高中时带领全班罢课举报数学老师的收费补习,保送名额直接被取消了,小丫头梗着脖子死不道歉,高考自己堂堂正正考上了M城最好的大学。
  这样一个像小太阳一样明亮耀眼的人,自然是高中同学念念不忘的对象,明恋暗恋可望的人不在少数,当年震动朋友圈毕业闪婚后不过两年,可望就离婚了。
  离婚后还没等狂蜂浪蝶卷土重来,可望就去读研究生了,后来一路出国读到博士,可以说如果高中可望只是阳光明媚的校花女神,那大学毕业开始可望就开始把生活过的波澜壮阔异彩纷呈,所以这次同学会除了少数几个旧友是真的挺思念可望的、多数的人都是抱着凑热闹看八卦的心情来看现成活体小说的。
  如果好事之徒中有希望看见落魄剩女的,那可能要失望了,在一众同学里,可望依旧还是最好看最明媚的那个。
  酒过三巡的时候,可望忽然觉得自己起伏跌宕的人生像一面照妖镜一样,和酒精一起照清某些令人鄙夷不屑的丑态。
  年近30,同学圈里不乏为人父母的,比不过可望的事业家境样貌,一群人不约而同的开始假装抱怨实则炫耀起自己无论争不争气但确实扎扎实实在呼气的小孩,这个的孩子五岁了,那个的小孩会钢琴,这家女儿刚出生多可爱。
  可望刚开始还应付地陪着夸奖,直到曾经一个追过自己的男人腆着大腹便便醉醺醺地大声说,“可望你就是太傲了,你当初跟了我现在起码也是两个孩子的妈了。”言语里是真诚到令人作呕的自大和莫名其妙的惋惜。
  男人的目光坦荡,好像真情实感地在为可望遗憾着什么。可望端着酒杯抿嘴轻笑不语,喝醉的男人被其他人拦下,没有人真的傻到要可望真的给这个醉汉一句回复,可望也终于明白了这场酒色场里的暗潮汹涌,人人都拿她做一个标杆,处处和她比较着,总要从她的轻松里看出一些疲惫懊恼或沮丧。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