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他带着金手指第21次重生了[娱乐圈] 作者:二月竹(下)

发布时间:2021-02-17 08:32 类别:GL百合

爽文娱乐圈甜文重生
第52章 052
  【052】
  “你说四手联弹就四手联弹,理由?”
  “可除了你,没人会钢琴了。”
  “我会一点电子琴,可以吗?”
  同一时间,杜宇翔,蒋珈琛和江尤先后发话。
  姜白直接忽略杜宇翔,问江尤:“学过高抬指吗?”
  江尤摇头:“没,不过我可以试试。”
  江尤一是想表现,争取镜头,二是想通关游戏,有下一次录节目的机会,三,他想和姜白四手联弹。
  想到和姜白并肩联弹,一起破解最后的机关,他心底冒出由衷的欣喜,像是春天拔芽的柳条,蓬勃生长着。
  蒋珈琛思忖着,同是键盘乐器,电子琴和钢琴虽有不同,但好歹有相通之处,指法类似,总比什么都不做,干站着等游戏结束,全部团灭强。
  他点头:“那让他试试?”
  其他嘉宾也纷纷附和:“对对,死马当活马医。”
  没人搭理杜宇翔,他忍不住加大音量:“他说的又不一定是正确答案,理由都不给,错了怎么办?”
  “搞笑,你是我们组的吗?我哥凭什么跟你解释。”陆季天惟妙惟肖模仿杜宇翔的- yin -阳怪气,“这么自信,用你自己的办法出去呗,千万别蹭我们的错误答案。”
  杜宇翔被堵得哑口无言,他拉帮结派的自己人全淘汰了,现在没嘉宾搭理他,他拉下脸不再说话,心里却不断在咒骂,诅咒所有嘉宾通关失败。
  反正他有他爸的资源,这个节目停播,对他毫无影响。
  时间只剩三分钟,姜白其实已经知道答案。
  江尤的试试不会成功。
  弹钢琴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要懂得控制音量,钢琴的琴键也比较沉重,手指需要力气和爆发力,江尤身形小,力气小,还没学过高抬指,光会指法没用。
  再者,钢琴谱和电子琴谱不同,江尤连曲谱都看不懂,要他配合四手联弹,相当于提前宣告通关失败。
  姜白快速思考着其他办法。密室不会只有一个通关办法和结局,他要再想其他方案。
  其实最快方案就是叫顾徐。姜白肯定,他开口,顾徐会答应,但他不想。他大概猜到顾徐为何不提他会钢琴的事。
  他的钢琴,是他妈妈教的。
  这时,姜白眼睫一颤,有东西掉到他睫毛上,同时南瑞珠惊呼一声:“卧……你们快看,天花板裂了!”
  纷扬的泡沫石膏道具从天花板落下来,砸到身上不疼,但迫在眉睫的紧张气氛营造得十足,房间光线昏暗,墙灰弥漫,连弹幕都跟着紧张起来。
  【我靠,房子不会真塌吧!】
  【还磨叽什么呢!快让江尤一起弹啊!】
  【呜呜,白白快说话,你不说话我害怕。】
  【啊啊啊,顾徐你快想办法啊!!!!!快救老婆!】
  【我也发现姜白给我安全感,他说话我就稳,他沉默我心都跟着天花板在抖!】
  ……
  密室现场,时间进入倒计时,江尤的喜悦连他头发丝都感觉到了,十分飘逸,他抬脚刚要走向姜白,他耳畔响起男人淡淡的嗓音:“你不合适。”
  随即一道挺拔的身影在纷飞的泡沫碎屑里,从容落座姜白身旁。
  所有嘉宾都茫然了,他怎么去了?
  熟悉的橘子气息笼罩,姜白也诧异转头,微怔看着顾徐。
  顾徐额角垂下几缕黑发,看不清表情,他低声问:“准备好了?”
  姜白瞬间收回视线,嘴角不由自主勾起弧度:“嗯。”他双手再次抬起搁在琴键,紧接着顾徐的手也落下来。
  四只修长剔透的手,没有多余交流,不用曲谱,默契同时按下琴键。
  陆季天嘴巴张成“O”型,不过他又很快合上嘴。
  他是这样想的,他和顾徐关系最亲密,要是暴露他不知道顾徐会钢琴的事,那也太丢面子了!
  江尤耳畔还回荡着男人的声音。
  是陈述,也是警告。
  他抬眸,怔怔望着前方并肩而坐的两个背影,泡沫板乱飞,像是将两人隔绝到另一个只有他们空间,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是他永远触碰不到的海市蜃楼。
  江尤心蓦然一揪。
  抬起的脚步落回原地。
  联弹在继续。
  - yin -郁的音符似是在低泣,是人们面对死亡时的恐惧与无助,浓厚的乌云弥漫在空中。
  渐渐,音符平稳,像是有人轻哼着摇篮曲,抚慰人们的心灵,让他们不再痛苦,不再害怕,破碎的灵魂被两双温柔的手托起,送往安宁的,没有战争的,幸福的天堂。
  灰暗天空终于被拨开,象征着光明的太阳再次普照。
  最后一弹,姜白和顾徐同时按下黑白琴键,完美收尾。
  优美的音律消失,颤动着的天花板逐渐恢复平静,乱飞的泡沫板晃着飘到地面,所有嘉宾,以及观众都紧张盯向紧闭的房门。
  轰。
  戛然一声,紧闭的门从中间缓缓打开。
  光亮照进灰暗的房间,康瑞年怀里抱着两个一模一样的洋娃娃,微笑着对屋里的嘉宾说。
  “恭喜通关!”
  *
  杜宇翔又是第一个冲出去的,嘉宾们也都紧随其后,姜白松了口气,全身心投入到游戏里,还真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他收回手正要起身,顾徐突然说:“别动。”
  姜白当真没动了,他偏头:“怎么了?”
  一只手伸向姜白眼前,姜白下意识闭眼,长睫轻颤。黑暗里,姜白感觉微暖的手指从他眼睫掠过,然后顾徐说:“好了。”
  姜白掀开眼皮,恰好看到一粒泡沫飘在空中。
  他的眼睫,刚刚沾着泡沫。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