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种田大户+番外 作者:陌上花开人如玉(五)

发布时间:2021-02-19 08:33 类别:穿越重生

第367章 小包子取名
  等程夫郎把小包子哄睡着,大家分成好几批,轻手轻脚地进屋去看孩子,像做贼一样不敢大声说话。
  李老么慈爱地看着小包子,这是他第二个外曾孙,看着孩子白白嫩嫩的模样,他的心比刚蒸出锅的白馒头还软:“长得真好看,闻柳和夏哥儿两人就好看,小包子挑了他们脸上好看的地方,长大了一定比他爹么更好看。”
  “外老么,您说小包子好看我没意见,可他这么小,您不能说等他长大了会比我好看。”林夏至不服气地开口。
  李老么嫌弃地看了眼林夏至:“这么大的人了,都做阿么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你好不好意思。”
  “我还小,在外老么面前,夏哥儿一直都是孩子。”林夏至不依不饶,拉着李老么的胳膊,“小包子长大以后什么样子说不准,至少现在我和闻柳都比他好看,外老么你说是不是?”
  林夏至的话一说出来大家都笑了,他的话确实没毛病,可是在面对小娃娃的时候这么较真,真的不是在活跃气氛?
  小包子的满月宴除了大人们吃满足了,小米团和小年糕两个小家伙同样吃得不错。
  小年糕看着只能喝牛奶的小包子,满脸疑惑地问李秀:“么么,包包吃饭饭?”
  这会儿小年糕已经一岁半,他能听懂大人们说的大部分话,知道自己又有了一个小辈,名字叫做小包子,他喊不清楚小包子的小名,每次说到小包子的时候就用“包包”代替,还教着小米团跟着他一起喊“包包”。
  “小年糕说的什么?”太久没有和小年糕接触,林夏至的儿语等级下降。
  “他问为什么小包子不能吃饭。”李秀把小年糕的话翻译出来。
  “小年糕在那么小的时候也不能吃饭,现在小包子和小年糕以前一样,只能喝牛奶和羊奶,喝奶能够长高高,等他长得有小年糕、小米团那么高了,就可以吃饭饭啦。”林夏至认真回答小年糕的问题。
  “双双奶,可以吗?”小年糕还是有疑惑看,“我和团团喜欢双双奶,也长高高。”
  这一次林夏至猜到了小年糕说的双双奶是指双皮奶,林夏至想想要怎么给小年糕解释这个问题,双皮奶里面会添加白糖,这种添加了甜味的东西不适合给小孩子喝。
  “双皮奶和牛羊奶不一样,双皮奶是糕点零嘴,小包子太小了不能吃。”林夏至摸着小年糕细软的头发。
  “糕糕?奶奶?”小年糕第一次听大人告诉他说双皮奶是糕点零嘴,他的小脑袋被绕晕了,不是都是奶吗?他白天会喝一碗双双奶,晚上睡觉之前还要喝一碗牛羊奶。
  林夏至耐心地对小年糕说:“多喝牛羊奶才能长高高,双皮奶不行。”
  小年糕被林夏至的说法越绕越晕,他皱着眉头想要弄清楚,为什么双双奶和奶奶不一样。
  大家看着小年糕这个迷糊的小模样,都忍不住笑出了声,郑乾元和他的夫郎殷曼尤其羡慕,他们两成亲有半年了,肚子还没有动静,他们也想有个那么可爱的孩子。
  周岁宴上还有一件对小包子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取名。
  这段时间程闻柳翻了不少古籍,给小包子琢磨了好些名字,每一个他都觉得很好,犯了选择困难症,林夏至便提议把这些名字写在小纸条上去逗小包子,他抓住哪个以后就用哪个名字。
  说实话,这样取名有些儿戏,可程闻柳琢磨了几天之后,他发现这居然是一个好办法,把主动权放在儿子手上,既能解决他的烦恼,还能让儿子长大之后对名字有意见也没话说,毕竟这是他自己挑中的名字。
  有了这个解决办法之后,程闻柳对取名的担忧少了很多,反正最后是儿子自己挑名字,他把自认为好听、寓意好的字挑出来组合在一起就就当作一个新名字。
  “虽然小包子是自己选名字,可你这名字也弄太多出来了吧。”林夏至看着程闻柳放飞自我之后的取名数量,对他无语了。
  这些名字是很好听没错,可取得有些随意,一点都不能体现取名的郑重和爹么对孩子的珍视、祝福。
  想到这,林夏至赶紧制止了程闻柳,并且从他给小包子准备的大量名字中慎重挑选一番,只留了十个下来,作为满月那天给小包子自己抓的备选名字。
  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取的名字被抛弃,程闻柳有苦难言,他不敢和林夏至呛声,只好把那些名字默默收起来,以后有机会时再用上。
  林夏至不知道程闻柳的小动作,他现在完全没有生二胎的想法,生小包子时承受的痛苦还在他的脑子里,他没有勇气再来一次。
  为了让小包子顺利抓住纸团和名字,林夏至坐月子时闲着无聊,指挥着家里的绣哥儿做了个小玩具。
  最显眼的是一个小鼓形状的布包,小鼓的正面有两根长绳,可以把小鼓吊起来,小鼓的边缘缝上了十个吊坠,每个吊坠下面都有一个小银铃,晃起来叮当作响,很容易吸引小孩注意力。
  这十个吊坠到时候会分别放十个名字,小包子挑中哪个吊坠就用那个吊坠中的名字。
  到了满月宴这天,这个意义非凡的小鼓被林夏至拿了出来,准备好的十个名字由小包子的长辈逐个塞进吊坠中:程阿爹、程夫郎、李老么、林虎子、李秀、林承祖、杨雨生、林承宗,以及小包子的爹么程闻柳和林夏至。
  每个人都记着自己塞进吊坠的纸条上写了什么名字,期待等会儿小包子会选择自己放的那个纸条。
  除了林夏至、程闻柳、程夫郎、程阿爹和李秀,别的人都在院子里等着,大家都担心小包子认生,看到他们之后嚎啕大哭。
  小包子这会儿正睡醒了,喝了奶吐着奶泡泡,他什么都不懂,看着林夏至拿过来的小布鼓响声轻快,高兴地咧开嘴。
  “小包子,来,在这些好看又好玩的吊坠中抓一个。”林夏至把小鼓提到小包子眼前。
  小包子没不理解自己阿么的意思,他觉得这是在和他玩游戏,高兴地抬起手去拨弄那些吊坠。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