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徒惹丹青月长明 作者:浮梁枢

发布时间:2021-01-23 07:47 类别:古代架空

甜文青梅竹马近水楼台布衣生活
 
  文案:
  徒惹丹青月长明,流水高山卿欢否?
  多年前的低声呢喃,多年后仍然回响耳边。
  装帧华丽的马车停在眼前,路边怀里抱着雪白的小雪貂的青衫男子,墨发轻扬,清俊入骨,一笑清浅。
  马车里的人挑帘而出,那只手修长有力,一身白衣飘渺如仙,那双含笑的眸子就映在白衣男子淡漠的眼中。
  从不知他冷淡的双眸里终有一天会染上柔情,亦不知他温润如玉的笑意里是掩不去的缱绻,雨轻打,三分惆怅,便隐了青山,一处相守。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布衣生活 近水楼台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吟秋,顾墨然 ┃ 配角:顾书,顾送,心悦 ┃ 其它:风华清俊,温柔宠溺
  一句话简介:看似冷淡无情实则温柔宠溺啊
 
 
第1章 柳先生与顾公子
  下了雨。
  徒惹芭蕉三分愁。
  笔墨轻转,丹青成画。
  岸上堤柳几分- shi -意犹在,便得一人驻足河畔,向远望去,视野开阔,清风吹拂,墨发轻轻地扬起,青袍下的人清俊入骨,他慢慢蹲下身,伸出手拂了一把河水,手里残留几片柳叶,莹白如玉。
  无声地笑了,那样清凌凌的风雅。
  马车的车帘轻轻地放下,一双淡漠的眼缓缓闭上,华美精致的马车渐渐驶远了,河边的青衣人站起身来,回头看那马车离去,良久,转了眼,手掌翻下,几片柳叶便掉落下来,拂了拂手,男子便缓步离开了。
  “柳先生可好?”柳吟秋停了步子,转过身来,笑道,“还好,王大哥可好?”“唉,还是那样,这病啊,怕是好不了了,只是可怜了春月那小丫头啊。”摇摇头,王嫂转身离开了,柳吟秋看她离去,驻足片刻,朝着自己的屋子去了。
  院落干净,屋旁植了几根修竹,院外一圈篱笆轻轻地围着,一间屋铺了草做顶,木门带着裂痕,几分窘迫,却有几分悠然。
  他煮了茶,坐在椅上闲候,如玉手指捻起一只白子,落在棋盘上,传来清脆的声音,又执起一枚黑子,落下,直到一旁的茶壶冒了白雾,停下手,起身,一手拿着壶柄,一手按着壶盖,清茶泻出,转瞬就盈满了瓷茶杯。
  “柳先生,柳先生。”外面有人轻叩门扉,柳吟秋放下茶杯,出去开了门,“是你,可是有什么事?”柳吟秋看着面前的男子,有些不解,这人是顾府的随从,柳吟秋还是认得的,只是他与顾家公子也并无几分联系,不知这人为何而来。
  那男子确实含笑双手奉上一个包裹,“这是……”柳吟秋疑惑地看着这个包裹,“我家公子说了,柳先生打开便知。”
  柳吟秋接过包裹,打开结扣,“这……”柳吟秋有几分惊愕,那男子却笑着颔首,“小人告退。”说完,便欠身离开,柳吟秋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只看着那男子远去,伸出素手,轻抚怀中之物,那白色的小雪貂懒洋洋地蹭了蹭柳吟秋的手指,柳吟秋不禁笑出了声,眉眼弯弯,远如青山。
  这小家伙是他上山采药时捡到的,受了伤,他带回来包扎过,伤好了以后没多久,突然从家里消失了,他起初找过几日,一无所获,尽管心中怅惘,但是想到也许是回了山林,便也只好放下,如今再见,自然欣喜。
  “既然回来了,那就陪着我吧。”说着,他把小雪貂抱进屋里,“叫你什么好呢,既然是顾公子送你来的,就叫顾送吧,好不好,阿送?不知那顾公子有没有抱过你,若是抱过,那你可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了。”柳吟秋心情愉悦,禁不住执毫挥墨,寥寥几笔,一只小貂便绘于纸上,一个白衣男子伸出一只手逗弄那雪貂,柳吟秋却突然顿住了笔,白衣男子便少了一臂,画上的男子眉目不甚清晰,却见得是难言的风骨,柳吟秋突然失笑,放了笔,顾弦之,顾弦之……啊。
  院外渐渐放晴,柳吟秋绕过书案,到了门口,转头却见那雪白的小家伙蜷在自己的椅榻上睡着了,带着笑意,柳吟秋弯着腰用手指逗弄着小家伙,势必要弄醒它的模样,果然,惹得小家伙伸出爪子打了柳吟秋一下,龇牙咧嘴,柳吟秋才高兴了,那一下并没有让柳吟秋感觉到疼,看着自己的手背依旧如玉,没有伤痕,抓住顾送的小爪子,捣了捣,才见指甲都被小心修剪过,抓不伤人的。
  心里禁不住再叹一声,顾弦之啊……
  抱起小家伙,让它窝在自己怀里,柳吟秋靠在椅上,在阳光下睡了。
  “先生,先生?”耳边传来轻呼,柳吟秋睁开眼,“是你啊。”
  “先生,我看门没关就进来了,先生莫见怪。我娘让我给先生带来的,我放在桌子上了。”春月说着,放下了怀里的鸡蛋,柳吟秋轻笑着看向她,“今儿个我就收下了,下回别送来了,让你爹养养吧。”
  “好啊。不过我说了可不算,先生你知道的,我娘做得主,爹也改不了。”春月偏着脑袋,拉长了声音,欢快地说道,柳吟秋加深了笑意,抱着小顾送起身,摸了摸春月的头,惹得小丫头红了脸才笑道,“那倒也是,不过我这里不缺什么,还是转告你娘,不必破费。”
  “知道了,先生,我该走了,要不娘又该念着我了,先生记得吃了吧。”说着,她收好布裹,一蹦一跳就离开了,柳吟秋看着她远去,突然又在半路停下来转过来看向柳吟秋,“先生一定记得吃掉啊。”看柳吟秋点了头才离开了。
  一阵风过,柳吟秋突然发现眼前飘过的残红,轻叹一声,“春将尽啊,阿送,我们去踏春吧。”说着,便出了门,身后门扉大开,也不加理会,一路又来到河岸边。
  靠着一颗柳树,在清风摇曳下站立,雪貂就在怀里轻轻地摇着尾巴,伸长了脖子往外探,“哟,你这么积极可不好哦,跳一下就是河了哦。”抚着小雪貂的下颌,柳吟秋笑道。
  小雪貂却突然开始挣扎,柳吟秋慌忙地抱住了它,却不料那小家伙固执得很,硬是挣出了柳吟秋的怀抱朝着相反的方向奔去,“喂!”柳吟秋转身欲追,却见它冲着大路而去,而那里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车夫看见那小雪貂,停下了车,小雪貂敏捷地跳上了马车,钻进了帘子。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