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这个吃货是我师兄 作者:muzili935649

发布时间:2021-01-23 08:01 类别:古代架空

 
文案:
周洛迷失在一座大山里,然后他见到了躺在水晶棺材里的喻柏,然后把他勾回家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洛,喻柏 ┃ 配角:流觞剑尊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超时空追爱
 
立意:恰好的缘分,正好的人
==================
 
  ☆、第一章
 
  天渐渐黑了,树影婆娑,半人高的野草叶子像锯齿一样,剌在手上火燎一样的疼。仅凭树叶间漏下来的几缕月光,根本看不到哪里是路。周洛有点儿后悔了,他应该留在大路那里的,就是在那儿干等一夜,也好过在这山里兜圈子。他高估了自己的运气值,也低估了这山林的恐怖。
  摸摸自己的脸,周洛叹了口气,狠狠的在心底诅咒那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神经病。
  周洛长的好,从幼儿园就一直顶着校草的光环。刚大学毕业的他如今已经是一位身高一米八三汉子,因为喜欢运动他也是一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爷们中的爷们,可就是他的那张脸过于俊秀了些,虽然并不会显得女气,但让他个人显得太过温润了。再加上他天生带笑的嘴角,更显得他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周洛知道他的脸太出众,所以平时都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就是这样也有很多女孩给他塞情书,更夸张的是一个月前突然有个男的开着豪车到他们校门口堵他,说他是什么洛神让他一见倾心啥的,各种土味情话疯狂输出。看的那些校门口无知的少年少女们个个双眼恨不能弹出一个个小心心。当事人周洛当场懵逼,他都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这号人。
  那天以后,无论周洛去哪里都能看到那个男的,让他烦不胜烦。不过他只是以为这位就是个喜欢同- xing -的人,偶然间看上他了。只要他每次都干脆的拒绝他,让他明白他们两人之间不可能有什么发展,那这个人很快就会放弃的。可周洛没想到的是那男的被拒绝后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更过分了。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背景,竟然开始打压爸爸妈妈的生意,还传话给爸妈说如果不想破产,就把他这个儿子送到他的身边。
  说实话,周洛对同- xing -恋并没有什么偏见,毕竟喜欢什么样的人是个人的自由。但无论是异- xing -相恋还是同- xing -相恋,最基本的都应该是两情相悦吧。即使是一方动心,那也应该在尊重另一个人的前提下展开追求。这男的要是只是理智的追求他,即使不喜欢同- xing -周洛也不会那么厌恶他。可那个人玩的这一手霸道总裁强取豪夺的戏码把他恶心坏了。
  周洛之所以叫周洛,就是因为他爸爸姓周他妈妈姓洛。这个名字起得那么随意,是因为他爸爸和他妈妈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完全是因为当初两人被别人算计了有了他才奉子结婚的。后来周洛长大了,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征求了他的意见之后,两人和平离婚。
  爸爸妈妈虽然离婚了,但对他非常好。继母和继父也把他当亲生的孩子一样疼爱。所以虽然被打压威胁,爸爸和继母、妈妈和继父却一直护着他。
  也不知道那个人背后有什么样的背景,手段越来越强势,父母们更不敢让周洛露面。只是躲着也不是办法,可他们现在也确实是没有那个能力跟那个人抗衡,所以大家商量了一下,让周洛当着那人的面儿演了一出自焚的戏,以求金蝉脱壳摆脱那个神经病的纠缠。
  周爸爸秘密去外地买了一个因生病去世的尸体,年龄身高体重都和周洛差不多,放在烧着的房子里。周洛等到那个神经病被妈妈和继母挠了满脸的血棱子,失魂落魄的走了以后,跟爸爸妈妈们道了别就坐上了回老家的车,想着回老家躲个几年。
  周洛的老家是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儿,只有一辆客车通往他们镇上。半路上司机师傅让大家去路边的林子里解决一下内急,可等周洛出来的时候,路上已经没有了公交车的影子。周洛心想这个司机师傅肯定不识数,少了一个乘客他竟然没有发现。
  在路上等了一会儿,没看到一辆车。周洛只能靠着两条腿往前走,他记得前面是有个村子的,就是不知道具体有多远。他只求天黑前能到那个村子,不然他就要以天为被以地为床了。
  走着走着路上起了浓雾,这山里是真的很怪,突然间就起了这么浓的大雾啥也看不到。周洛只能一点儿一点儿摸索着往前走。
  当人看不到前路的时候,就很容易迷失方向。周洛终于穿过浓雾,不过还没等他松口气就惊奇的发现他的周围都是半人高的野草和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大树,而且他手上脸上都被刮了好几条口子,他却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听说山间多瘴气,周洛赶紧拿出木炭口罩戴上,心里其实也不抱多少期望,他不知道这木炭口罩能不能滤掉空气中的毒气,现在带上也是求一个心理安慰。所幸这口罩还真管用,当然也可能是毒气只存在于浓雾中。过了一会儿渐渐感到伤口的疼痛,周洛心里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走着走着少了条胳膊腿儿的都不知道。周洛知道晚上在山里,特别是这种根本没有经过开发的山里,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儿。可在他想要沿原路返回的时候,他发现跟本找不到来时的路了。
  “嗷呜······”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周洛吓的一个激灵,他眯着眼睛警惕的看看周围心中不禁惴惴:“我去,这山里不会有狼吧?!”他也没有见过真正的狼,所以分不清刚刚的声音到底是风声还是狼叫。一边在心里诅咒着把他逼到这个境地的那个缺了大德的神经病,一边不顾山路艰难加快了脚步。如果一定要死,他宁愿是摔死,也不愿意从狼的消化系统里过一遍。
  这山完全没有一点儿被开发过的痕迹,完完全全的原生态,根本就没有路。周洛只能跌跌撞撞的跟着直觉往前走,一路上摔了好几个跟头。但周洛也不敢停下来,他只想走的快一点再快一点。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跌跌撞撞的往前冲,结果他踏出去的脚突然下陷,周洛甚至来不及惊呼,身体就落了下去。
  两秒钟的自由落体,“砰”的一声不知道砸在什么东西上,发出一声巨响。周洛被摔懵了,脑子嗡嗡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被摔碎了,哪儿哪儿都疼。但周洛顾不上□□两声来表达身体的痛苦,赶紧观察他现在所处的环境,结果一低头,就和一双漂眼睛对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