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知者大人要淡定+番外 作者:棠漪漪(下)

发布时间:2021-01-28 07:27 类别:古代架空

年下情有独钟天作之合因缘邂逅
护身符
 
  
  湛云漪刚从噩梦中醒过来,又在奚言的身体里被头疼折腾的够呛,所以他们暂且在俞府休息,作为救了俞知幻的恩人,他们在俞府受到了热情的款待。
  只剩下最后一个预言,但奚言看起来完全不着急了,说是要在清平镇多待几天,等湛云漪身体好些再出发。他脸上的- yin -霾也一扫而尽,只是最近有些神神秘秘的,“湛云漪,我有要事要办,你不可以跟着我。”他一脸严肃地跟湛云漪宣告。
  “诶什么事啊,为什么我不能和你一起?”湛云漪疑惑不解。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此事事关重大,我不能同你说,”奚言敲了敲桌子,表情凝重,“而且你身体没好,你就老实在屋里歇着,或者随便去哪里玩都可以。”
  湛云漪刚要抗议,就被奚言严厉打断,“你若是不听我的,我就……我就不让你和我一起睡了。”他的话让湛云漪终于乖乖闭嘴。
  这家伙可真难糊弄,奚言叹气出了门,今天是九月初五,离湛云漪的生辰还有两天,他回忆着梦中的场景一路走到那个古玩店,原来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梦境的世界也太真实了。
  奚言走进那古玩店,上了年纪的老板正在柜台后打瞌睡,只有一个小伙计在擦那些瓶瓶罐罐,店里冷冷清清的,小伙计见到有人来了也爱答不理的,“你要看什么啊?这店快关门了没事别烦我啊。”
  “你们店里可有一块镇店之宝瑶仙木料?”奚言问道。
  老板一听有人提那块瑶仙木,顿时清醒过来,伙计打量着奚言,看起来只是个身无长物的术师,灰色的眼睛没什么神采,“你怎么知道?这瑶仙木价值千金,你可买不起。”
  奚言沉默了,自己确实买不起,自从荆越城之后他就再也没赚过钱,一直是湛云漪在养他,他突然感到汗颜,“我可以用别的东西来换。”
  “不换!那是我的宝贝什么都不换!”老板就像梦里那样梗着脖子,小伙计懒得理这个小瞎子和老瞎子,丢下抹布找地方偷懒去了。
  对付这个老人,奚言已经有了经验,他手指点着老人眉心探查了他的身体,“你有眼疾,肺和肝也都不太好,我能治好你,不过要拿瑶仙木交换,眼睛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老人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睛确实对他十分重要,他曾经是一个木雕师,却害了眼病连刻刀都不敢拿,其他病他不在意,可偏偏是眼睛,他渐渐心灰意冷甚至想要关掉这家店,“你这黄口小儿不会是在消遣老夫吧?”
  奚言非常自信的画出咒印,也不怕老板不认账,直接将老板的顽疾全部治好,老板惊讶地发现眼前的世界渐渐清晰,他浑浊的眼珠恢复了清明,他看见了满室陈列的古玩,“我、我真的看得见了?”他不敢相信地睁大眼睛,欣喜若狂。
  “是你看的见了,所以瑶仙木可以给我了吧?”奚言敲敲桌子催促着。
  “哦哦我这就拿。”他从上了重重锁的精致盒子里取出了那块木料,他多年之后终于亲眼见到了瑶仙木料,他依依不舍的交给奚言,虽然他很重视这块木料,但自己的眼睛显然更重要。
  “这瑶仙木百年才能长成,而且瑶仙木难有大料,这巴掌大的一块已经实属不易,瑶仙木料光洁润泽,触感如同象牙,气味清香可以凝神静气……”
  奚言握紧那木料,确实味道清香,令他心平气和只是他的眼珠像是蒙上一层灰色的翳,视线渐渐模糊,很快就看不见了,肺腑也在刺痛,他向老板点头示意,也不再耽误起身离开了。
  总算是拿到了,奚言将木料仔细收好,老板为了感谢他还送了他一颗白玉菩提子,奚言也一并收了起来。他一路摸索,虽然看不见,但是回去的路他已经记在心里,就闭着眼睛慢慢往回走。
  走了一会,奚言一下子撞到一个人怀里,他刚要道歉却被那人拉住,“你怎么了?”这声音怎么是湛云漪?奚言有些恍惚,和梦里一样,自己从古玩店出来盲了眼,就找到了湛云漪,然后……然后就被他割喉了,奚言回想起梦中场景,心里有些不舒服,似乎湛云漪现在对他笑着,下一刻就会毫不留情杀了他。
  “小言,你的眼睛是不是受伤了!”湛云漪急切地扳过他的脸,查看他明显不正常的双眼,手指温热的触感让奚言回过神,虽然看不见,但是他能感受到湛云漪的关切和疼惜,这个是他的湛云漪,只对他一个人好的湛云漪。
  “我没事,一会就好。”奚言摆摆手。
  也不知道奚言又在做什么傻事,湛云漪有些无可奈何,“行吧,我抱……扶你回去。”
  奚言点头,在他的搀扶下往回走,“你是不是偷偷跟着我?”
  “绝对没有!”湛云漪连忙指天发誓,天地良心,他只是在街上闲逛就碰到跌跌撞撞的奚言,“话说你一个人瞎忙活什么呢?”
  奚言冷哼一声,“不告诉你。”不告诉就不告诉吧,湛云漪扶着他回到俞府,奚言的眼睛差不多好了,又把湛云漪推出去,一个人闷在屋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他把瑶仙木放在桌上,又找来刻刀,他想刻一个护身符当做生辰礼物送给湛云漪。奚言怕把唯一一块瑶仙木刻坏了,就用普通的木头练手,不行,这刻刀太钝了,真不好用,奚言一连刻废了几块木头,然后扔下刻刀,对着桌上一堆木头发呆。
  奚言正在发愁,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推开房门去找湛云漪,湛云漪见他终于出来眼睛微亮。
  “湛云漪,你能把白露刀借给我吗?”奚言有些忐忑不安,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把爱刀借给自己。
  “哦好啊。”湛云漪想也没想,理所当然的从袖中取下白露刀交给奚言,“你小心点别割伤手。”
  “嗯。”奚言小心翼翼地接过白露刀,又跑回房中自闭。这真是一把好刀,奚言手指轻抚雕刻精致的刀柄上白露二字,他抽出刀,轻薄的刀刃泛着寒光,他握着刀试着刻了一下,果然好用多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