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知者大人要淡定+番外 作者:棠漪漪(上)

发布时间:2021-01-28 07:27 类别:古代架空

年下情有独钟天作之合因缘邂逅
 
文案:
 
作为一个相当称职的预言家,知者大人奚言已经在神殿里宅了几千年,某一天他突然被一个无礼之徒从神殿里拖了出来,感受到许久未见的阳光,知者大人觉得自己脑袋上都在冒烟,这个家伙怎么这么讨厌啊!
“无礼之徒,你竟敢亵渎神明!”知者被这个讨厌的家伙风度不再,好不容易甩掉他,知者正要完成与神明的赌约,回收预言,一睁眼睛又看到了湛云漪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
“你不要跟着我啊!”
“不要,我这辈子跟定你了,别想甩掉我。”
知者大人只好无奈的带上他一边游历各国,一边用坑蒙拐骗、威逼利诱的方式破除预言。看着湛云漪每次都挡在他前面的身影,知者的心也渐渐向他靠拢。
“知者大人,你还没跟他表白吗?”明眼人都看出来他们两个不对劲。
“表表表白?”一向淡定的知者大人终于不淡定了。
 
PS.其实这是个甜甜的恋爱故事,后期互宠,双洁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奚言,湛云漪 ┃ 配角:千江月,墨伶等 ┃ 其它:双向暗恋 
一句话简介:自恋公孔雀和傲娇知者的奇妙冒险 
立意:珍爱生命,珍惜自己,未来在自己手上
 
 
  灵夷山
 
  
  灵夷山上的神殿是众所周知的禁地,它供奉着这片土地上最初的神明,孕育了万物的母亲神,除了每三十年一次的君王朝拜、聆听神明的预言,心怀崇敬的人们不会也不被允许前来打扰母神。然而,今晚似乎是个例外。
  一个黑影从神殿外高大的石墙翻身跃下,衣袂轻扬,只是足尖一点便稳稳落地,冰冷的月光照亮了黑衣青年的脸,墨绿色的眼眸带着一丝寒意。他不做片刻停留,向着神殿内部奔去,仿佛如神指引,轻易就突破了重重阻碍来到了后殿。
  “不在这里吗,”湛云漪皱眉,这次他是奉凉川国主之命前来寻那位“知者”大人的,可是转悠了大半天却连鬼影都没见到,“母神大人您知道知者他在哪里吗”他戏谑的向高大的母神像问道。仿佛是回应了他的话,一道鬼魅般的黑影飘过,湛云漪按住腰间所配的长刀,连忙屏气追了上去,竟一路追到了神殿地下隐秘的石室中。
  “您还是无法答应我吗?”一个女声不知对何人发问,湛云漪藏身于远处听得不太真切。回应女人的只有无尽的沉默,“一年了,我都关了您一年了,您真的不打算低头吗!”女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怒气。
  “一年于我来说并不是很长。”这平淡的语气终于将女人激怒,长久以来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她扬手一耳光打向那人,力气大的那人微微偏过头去,“那您就永远被关在这里吧!”女人一甩衣袖离开了石室。
  湛云漪确定了女子已经离去,信步走到那个被囚禁的人面前,仔细的打量起这个人。
  第一眼注意到的是此人长到不可思议的黑发,很随意的从肩上滑落,密密的铺满地面。一袭白衣,而脸色比那身白衣更加苍白,右脸颊微微泛红,仍残留着刚才被掌掴的痕迹。一抹白绫覆在他的双目,上面隐约透着干涸的血迹。粗重的锁链套在他的颈间,腰际,双足和双手。但即使落入如此境地,此人仍气定神闲。
  只是在发现有人接近的时候他才歪了歪头,这家伙是谁,居然能够突破重重阻碍来到这里。
  湛云漪走到囚人面前,脸凑得很近,“诶呀,这个像狗一样被拴在这里的不会就是尊贵的知者大人吧?”
  非常不习惯有人离自己这么近,知者偏过头,“无礼之徒。”“知者大人你这么说可就不好了,”他假装看不见知者的一脸黑气,将他的头掰正,竟鬼使神差的摘下知者覆在眼上的白绫,“在下湛云漪,是来救您出去的人。”
  显然是没预料到湛云漪会有这样的举动,知者的眼神有些呆滞,灰色的双瞳没有焦点不知看向何处,湛云漪下意识在知者眼前挥了挥手。
  “我看得见,”知者声音依旧淡然。他是看得见的,已经许久未看见活人了,如今却被这个无礼的家伙掰着下巴,强行将那家伙的面容映在眼底,不得不说他确实生的一副好皮相,尤其是那双微微上挑的眼睛,竟是少见的墨绿色,无论是眼角还是嘴角都噙着深深的笑意;轻佻又可恶,这张脸一定迷倒过不少人,但是在知者眼里,这张似笑非笑的脸怎么那么欠打,怎么办好想打下去,知者强自按下内心的冲动。
  湛云漪见他没什么反应便松开了手,知者脸颊冰凉的触感似乎还隐约残留在指尖,“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
  “谁说我要和你走的,”知者语气冰冷,“我很好,不需要任何人来救。”
  看着知者消瘦的身上沉重的铁链,湛云漪竟一时语塞,这真的是挺好的吗?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俯下身子摆弄知者身上的铁链。
  “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今天是定要带你走的。”
  知者冷哼一声,“狂妄,你可知这锁链乃是用来锁住上古凶兽的,你如何能解……”
  “开了,”湛云漪扬了扬手中被打开的锁和铁丝,看着知者脸上难得的惊讶表情,眼角笑意更盛,“这回能走了吧?”他卸下知者身上的铁链,向着坐在地上的人伸出了手。
  “你……”看着那只手,知者有些迟疑,不知为何,知者竟觉得这场景如此熟悉,却又想不起来,一时间僵在了那里。湛云漪就这么看着他,眼底笑意慢慢消失,却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失落情绪。知者被他绿幽幽的目光盯得发毛,只觉得这个人很危险。却见湛云漪手腕微动,一把银白色的小刀落在掌中,银刀铮然出鞘,刀尖对着知者的脸,知者还来不及反应便手起刀落,长到拖地的黑发就这么被斩断,只留下到腰际的部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