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春未央 作者:陶西莫

发布时间:2021-01-28 07:31 类别:古代架空

强强情有独钟朝堂之上
 
文案: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十年前,江南沈府在一夕之间泯灭,嫡子沈青凭空消失。
十年后,身体羸弱的征北大将军府二公子贺清和妖娆美艳的安南王府世子相遇在金陵。
 
久别重逢。
 
1v1 HE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清(子梧),宋瑜(敛光) ┃ 配角:很多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与君重逢日,花落春仍在。 
立意: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序章
 
  
  永安二年除夕,鹅毛大雪不期而至。江南吴郡堆琼积玉、银装素裹。家家户户灯笼高挂、福字盈门,有调皮的顽童涨红了小脸,不顾长辈劝阻仍在雪地里奔跑嬉闹。檐角的麻雀受惊腾空而起,屋顶积雪簌簌落下。
  巍峨的门匾之上,宋园二字苍劲有力,入眼便知是大家风范。红漆大门两侧,两株红梅迎雪傲立,恣意倾吐着凌冽寒香。满脸喜气洋洋的丫鬟从府门内走出,拿着剪子剪了几枝开得正好的红梅,揣在怀里急急往书房赶去。
  书房之内,刚加过炭火的暖炉热气氤氲。书案之后,落雪红梅图高挂正中,左下角有小楷书曰:春风才起雪吹香,江南蓑笠翁、宋濂。主座上人须发皆白、看似仙风道骨,一席灰色鹤氅垂坠至地,正笑意盈盈、满脸慈爱地看着跪在他眼前的小公子。
  堂下之人年约十二三岁,脚踏云纹靴,身穿织金锦,面若冠玉、形如芝兰。恭恭敬敬地给座上之人磕头行礼,末了直起身,看着慈眉善目的宋濂、奶声奶气道:“师父,弟子沈青恭祝师父除夕安康、万事顺遂。”说完再次俯身、磕头行礼。身后的书童沈安紧盯着眼前的沈青,看他下跪慌忙跟着俯身磕头,生怕出错又局促不安抬眼偷偷看着宋濂。
  “好—好——青儿已在宋园住了大半年,是时候回去看看了。代为师向沈老爷问安。”宋濂慈眉善目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
  “弟子记住了——”闻言,沈安赶紧起身,向前两步扶起沈青。两人整理衣装、复又躬身行礼,从丫鬟手中接过行礼,转身朝宋园侧门走去。
  一夜大雪,往日风姿绰约的亭台楼阁、屋宇回廊此时尽皆银装素裹。
  沈青恍若未见道路两边出尘绝色的雪国风光,一路行色匆匆往沈园赶。沈安提着书箱小跑着跟在后面,不一会就冻得双颊绯红。眼见沈青越走越远,沈安喘着粗气大喊:“少爷少爷,等等我!你说——你说夫人今晚会做什么呀,糯米团子、酒酿圆子、还是年糕?不管做什么都好,我都想吃!”
  沈青边走边答:“都有都有,你走快一点,我让娘亲单独给你做一碗芝麻汤圆可好?”
  沈安弯起了眉眼,边笑边跑向沈青:“少爷待我真好,沈安最喜欢少爷了!”
  “就你嘴甜。”两人一路笑闹往沈园赶。
  路边积雪已深,府门近在眼前,沈安玩心顿起,朝沈青大喊:“少爷,回头——”雪球脱离手中,直直朝沈青飞去。停在沈园府门前的沈青并未回头,恍若未闻般定在原处。雪球砸中沈青忽的散落开来,满头满脸皆被白雪覆盖,沈青一动不动、只愣愣眨着眼。
  沈安吓了一跳,跑到沈青身旁:“哎呀少爷,你怎么不躲开呀!”说着伸手替他清理头上的雪,却见沈青浑然无觉,仍旧愣愣看着眼前。沈安下意识顺着他的眼神转过头去。
  江南沈园,御笔朱批江南园林之首。园内步移景异、四时不同。此时两人眼前的沈园府门大开,门口空无一人。满地脚印杂乱不堪,园内落红零落成泥。满目疮痍,似是经历了一场山匪掠劫。
  沈安猛地推了一把沈青:“少爷,快进去看看呀!”
  沈青猛然惊觉,跌跌撞撞跑进园内。
  “爹——娘——”沈青惊惶不安,不停四下环顾,“爹——娘——你们在哪儿啊——是青儿啊,青儿回来了——”
  满园寒风瑟瑟,惟有落雪回应着他的声声呼唤。
  暮色笼罩,雪白如昼。沈青颓然坐在雪里,心下冰冷一片。
  “少爷—少爷——”沈安急急忙忙跑向沈青,跪坐在他身旁喘着粗气,“后山—后山——山路上有一串脚印……”
  不等沈安说完,沈青慌忙起身往后山跑去。
  天色愈发暗沉,天幕间重又落起了雪。雪入绣襦,刺骨之寒。沈青满头青丝成白发,足下之履- shi -透仍浑然不觉,呼着白气步履不停朝忘忧亭而去。
  月色朦胧,白雪凄凄,忘忧亭中,沈青的娘亲宛如琼楼仙子,身着华服在月色霜华里翩然起舞。罗衣从风,长袖交横。回转身处,衣袂卷起雪花片片如蝶。
  “娘亲——”听见沈青的声音,琼楼仙子猛然转过身,还未应声便捂着心口颓然坐到了地上。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落入雪中好似红梅开的热烈。
  “娘亲,你怎么了?”沈青跪在地上,让母亲靠在自己怀里,拼命控制住自己颤抖的声线道,“爹呢?其他人呢?发生了什么事?”
  “青儿,”沈夫人指若柔荑,轻轻抚过沈青发间,拂去满头落雪。苍白的面容上带着温和的微笑、上下仔细端详着沈青,“我的青儿长大了,是个大孩子了。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好身边人……咳咳……”
  “娘,你别说了,以后再说,我先扶你起来,我们去找莫厘师父,他一定有办法的……”沈青心急如焚,试图将母亲扶起。
  “青儿,”沈夫人拉住沈青的手臂,示意他呆在原处。见他安静下来,松开手、伸向自己袖中摸索。半晌,从袖中掏出一枚月牙形玉佩,交到沈青手上,“青儿,不要留在吴郡,不要记着沈园。去京城,去找贺大将军,他是你父亲挚友,定会相帮与你……”沈夫人的声音越来越轻,双目慢慢阖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