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包围 作者:偷袭点

发布时间:2020-12-30 10:06 类别:推理悬疑

强强情有独钟都市情缘悬疑推理
 
  文案:
  十七岁的叶时见被骗财骗色骗感情;
  二十五岁再遇见,以为是冰释前嫌,结果是虚晃一枪,小骗子把他睡了之后留下300块服务费逃之夭夭,可偏偏又对这个小骗子情有独钟。
  看似简单的斗殴,牵扯出接二连三的事情。贩毒,坠楼,凶杀,层层抽丝剥茧,幕后黑手竟然就是十七岁那年杀害他养父的毒贩。
  真相一步步洞察,也越来越让人害怕,叶时见的世界观都在被颠覆。
  朝夕相处的枕边人,除了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小骗子,似乎还有许多秘密,那些秘密尘封在无人问津的血腥过往里,但每一字每一句都在诉说:叶时见,我在用我的生命爱着你。
  而你第一次遇见的人,也许已经认识你很久很久了。
  【见色起意正义憨憨警察攻 vs 满嘴谎言欲擒故纵骗子受】
  攻:“叶时见曾两次沉沦黑暗。第一次,老杨为他撕裂空间照进一束光;第二次,他身后空无一人,可是他自己拿着斧头披荆斩棘生生劈出了一条生路,最后还把砍下的狰狞枝桠踹下悬崖一把火烧的干净,照彻山河,还不够,他挥舞锄头势要填平整个深渊。有时候想想,叶时见能成长成现在这副乐天知命又狂妄自大的模样,还真是一个奇迹。”
  受:“从小恶劣的生活环境把他磨练得近乎刀枪不入,在外人面前乖巧又温柔,是个矿泉水瓶盖都拧不开的弱男子,可是当他想保护那个人时,抄起啤酒瓶就能上去干架。明明喜欢又偏偏伤害,害怕沉沦又忍不住靠近,黑暗里的花,需要晒晒太阳。”
  不要怀疑他们对彼此的爱与救赎~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时见,林鹿 ┃ 配角:方束海,严池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总有一个人会让你相信人间值得
  立意:即使身处逆境满身荆棘,也不要放弃寻找光明
 
第1章 
  九月尾夏,初秋未凉,昏黄的路灯把影子拉得又瘦又长。
  叶时见瘸着腿到家的时候,门外多了两双鞋子,皮鞋是老杨的,他今天倒是在家了;还有一双没见过的白色运动鞋,鞋面沾满了泥土和脚印,脏得像是在垃圾堆里滚了一遭,鞋子边上随意扔着件白T和黑色运动裤,脏乱程度跟鞋子有的一拼。
  老杨什么时候干起收破烂的副业了?
  脸上的淤青仍在,手肘的擦伤刚结痂,膝盖还缠着纱布,免不了又得挨一顿批。叶时见小心翼翼推开门,一眼看见了沙发上正襟危坐看着电视的老杨,都快十点了,老家伙居然还没睡。
  “今天怎么这么晚?关晚学了?”老杨瞟了他一眼,刚把视线收回电视屏幕又一瞬间移了回去,“脸怎么了?又打架了?”
  这个“又”字就很灵- xing -了。
  “我就光会打架吗?”叶时见撇撇嘴把钥匙扔鞋柜上,“见义勇为去了。”
  昨晚放学的时候,叶时见在学校附近的后巷弄堂里撞见了一窝校外青年正敲诈勒索一个男生,也许是因为刚喝下去一罐汽很足的冰可乐,也许是因为下午刚看了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水浒传》,叶时见一个健步冲了上去,等他把那几个五颜六色的校外青年放倒之后,自己也挂了不少彩。
  然而英雄总是孤独的,那个被救的少年早没了人影,最后连句谢谢都没有捞着。
  “那就是挨打了?”比起打架更不能接受叶时见挨打,老杨起身到电视机柜里头倒腾了一会儿,接着拿出一瓶碘酒和几团棉花,老杨是个民警,家里跌打损伤的药最是不缺。
  “不用了,昨晚我自己处理过了。”叶时见觉得有些累,正想洗个澡睡觉,忽然听到浴室传来动静,他想起了门口的那堆东西,“家里来人了?”
  话音刚落,浴室门就开了,有人走了出来。
  他转头望过去,是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孩子,瘦瘦高高皮肤很白,发梢- shi -答答地滴着水,带着几分怯。他身上的衣服很眼熟,叶时见反应过来那就是他的衣服,不过有一阵子没穿了。男孩的模样有种清清冷冷的好看,又带着青春期特有的鲜活。
  “介绍一下,”老杨向少年招了招手,又冲叶时见抬抬下巴,“这我儿子,在市一中念高三,你们应该差不多年纪。”
  叶时见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等回屋拿了换洗衣服出来才懒洋洋地打招呼道:“叶时见。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擦头发的动作顿住,视线却一直逗留在他身上,表情讷讷的似乎是没反应过来,直到叶时见失去耐心甩着背心半只脚跨进浴室,少年才像突然回神了一般,小声开了口。
  “槐序。”他说,“我叫槐序。”
  ——是一道清亮的、未经雕琢的少年之音。
  叶时见“哦”一声,闷头钻进了水汽氤氲的浴室里。对于家里突然来个陌生人,叶时见并不觉得稀奇,平日老杨同事出个差把小孩扔他们家也是常有的事,只不过以前的小孩年纪没那么大,也没那么好看。
  是的,好看,英俊,帅气。是在学校里能收到好多情书的那种级别。
  啧,应该不是一中的,不然校草位置可能要动摇。
  叶时见避开伤口草草洗完澡,等出去的时候客厅里就剩下老杨一个,自己的房门紧闭着。
  “这几天你跟他挤挤。”老杨率先开了口,“挺内向挺乖的一个小孩。”
  “没见过。”叶时见走到沙发上坐下,刚想拿起苹果啃一口,想到已经刷了牙于是作废,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苹果解闷,“同事小孩吗?住几天?”
  老杨不置可否,只摘了眼镜小声问他:“你们学校附近是不是有校外青年?”
  “嗯,”叶时见一愣,指了指膝盖上的伤,“要给我报仇?那你打架的时候记得把警服脱了,多带几个弟兄,年轻点的,下手狠点儿。”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