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南风起 过云雨 作者:时间城堡

发布时间:2017-10-01 10:12 类别:现代都市

 
文案:
任职晚宴上,肖宇偶遇了多年未见的故人,猝不及防唤起种种不甚美好的回忆。
平和宁静的生活被打破,原本舒缓的心境再次掀起了波澜。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国安,肖宇 ┃ 配角:李云巍,May,张莽,刘琨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从航站楼里走出来时天色稍晚,肖宇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拖着行李箱跑到路口拦停一辆计程车,穿过了华灯初上的热闹街市。
  调令下得很急,从澳洲分部理事长手中接过信件时肖宇有了一瞬间的恍神。简单打包为数不多的全部家当,便是从寒冷的气候里脱离开来,飞到了正值盛夏的北半球。
  乌发黑眸的行人匆匆自窗外掠过,等待红灯期间车速慢下来,有母语偷闯入耳又被清凉的夜风吹散,听不真切。
  白天的燥热已经随时间的流逝而消散殆尽。肖宇闭上眼,在行驶的颠簸里不可避免地产生困倦。
  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毕竟是太累了。
  回归故土比料想要早太多,原本以为或许一辈子,都不会再在这里长久地停泊了呢。不禁心生无奈,说到底,这座城还有什么值得惦念的?不甚愉快的很多过往纷至沓来,肖宇烦躁地揉揉太阳- xue -,皱起眉头。
  “先生,国贸到了。”车子停下来,司机转头提醒道。
  肖宇付了费推开车门,有门童为他取下行李箱,引导他入内。
  映入眼帘的是富丽堂皇的奢华装潢,明亮而气派。被至影包下的国际贸易大厦会场里,来自各大分部的业务精英身着霓裳华服,五官分明妆容精致,仿如一场大型演出的后台。
  反观自己,灰头土脸带着大箱的行李从澳洲跋涉过来,甚至都没有足够的时间捯饬一下形象。抓紧时间在服务台寄存了行李,又借用盥洗室抹了把脸,端详镜中淌着水的容貌,好歹算是看得过去了,才忐忑不安地加入到会场的人群中。
  四下环顾,全数是没见过的面孔。
  他尴尬地站在角落,靠着墙,看其他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笑风生。
  这场任职晚宴,据说受邀出席的几乎都是来自驻各国分部的理事长、副理事长,互相之间因为本部的例会偶有碰面,倒还算相识。唯有他,长久地窝在澳洲分部的执行部门,没什么机会同高层往来,自然有了明显的生分,甚而至于连至声弃影两大组织的合并之事,都是听澳洲分部理事长事后的传达,完全不够资格亲临现场。他不自在地在悠扬小提琴声中沉默着,有些无所适从。
  “来了?”熟悉的声音。
  肖宇惊喜地转过头,看李云巍走过来。
  “少爷!”难掩激动的颤抖。
  “好久不见啊!”李云巍笑着说。
  “是啊,真的很久没见过您了。少爷和张副理事最近都好吗?”肖宇问道。
  “谁?!”李云巍莫名其妙,“我和谁?”
  “咦?”肖宇愣了一下。莫不是分手了?不应该啊……
  好在李云巍很快反应过来:“啊,他啊,”对肖宇说,“他本名Through,父亲那时冠以他张姓是为了方便称呼,本部的人都喊他T管事。”
  “哦,原来是这样。那T管事他……”肖宇左右看看,像是在搜寻着什么。
  “不用找了,公共场合我不带他来。”李云巍解释道,“他好着呢,此前确实发生过一些棘手的事,不过现在都很好地解决了。说起来……”李云巍突然微红了脸,有些害羞却又带着幸福的况味,“我想在近期公开我们的关系,向他求婚。”
  “可是少爷……”肖宇急切地劝阻道,“这样一来……”
  “我知道会面对什么,但不管怎样,我都会保护他。”李云巍坚定地说着。
  肖宇张开嘴,但最终什么也没有说。他有些羡慕T管事,羡慕他不论身处何种境地,总会有一个怀抱来予他温暖给他依靠,不离不弃。他低下头有些悲凉地轻笑,暗自慨叹,有些往事不能回首,一旦陷入记忆,便如坠入泥淖般无法自拔,难过到,近乎窒息。
  他闭上眼调整呼吸,缓和情绪,突然听见有人唤他。
  是辅助分部代理理事尚思媛,在上个月的澳洲分部调研测评会议上有过一面之缘,肖宇便友好地打了招呼:“尚理事。”
  “老爷喊你过去,”尚思媛示意他跟随自己,“和原弃影少当家见个面。”
  远远看到至影的老爷李穹宇正在同另外两个人交谈着,肖宇走上前,问道:“老爷,您找我?”
  “过来。”见老爷招招手,向身边人介绍着,“这就是前至声驻澳贸易商会的执行部长肖宇,升任辅助分部副理事长。”
  肖宇看过去,是一张不苟言笑的脸。想必这便是原弃影鼎鼎大名的少当家MayX了,年幼时双亲亡故,不满十岁便独自担负起家业走到今天,睿智机敏雷厉风行,周身都带有浓重的传奇色彩。May饶有兴致地盯着肖宇,礼节- xing -地报以一笑。
  “肖亦航?!”一直安静地站在May身后的人突然惊诧喊道。
  这是本便死在过去的名字,不应该有人再提及。肖宇煞白了脸,愣怔得全身僵硬。
  “嗯?你俩原先就认得吗?”May前后看看,有些费解。
  “不……不认得!”肖宇慌乱地否定着,“我不认得这个人!老爷,少爷那边有些事还没有吩咐完,恕肖某失陪!”肖宇自知一定是失礼到了极点,身体却还是率先做出反应,转身急匆匆跑开去。
  已经管不了太多,想要远离,想要逃开这令人窒息的氛围。
  “肖亦航!你站住!”身后是越来越近的脚步。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