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霸总超级甜 作者:咖啡绵糖(下)

发布时间:2021-02-21 07:53 类别:现代都市

豪门世家甜文年下破镜重圆
第51章 
  蹲在阳台墙边,颜科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隔了一会儿,手机被接通,话筒里传出震耳欲聋的音乐喧嚣声和玻璃瓶子砰里磅啷的声音,除了酒吧没别的地方有这种动静。
  “喂,许澈,是我,颜科。”颜科压低声音,虽然阳台门关着,跟他哥的房间还隔了好长一个走廊,他还是怕被龙彦达发现。龙彦达不喜欢别人掺和他的私事,家人也不行。
  “你说你是谁?”许澈提高了声音,周围乱糟糟,要不是手机在桌子上“嗡嗡嗡”振地快掉到地上,谁也听不见电话铃。
  听到电话那头的回复,许澈从包厢的沙发里起身,撞翻了一排酒瓶子,引起一阵惊呼。几个红唇美女正站在桌子上扭臀,热裤小背心的,屁兜里塞着一把钞票。
  “哎哎,幺哥,”刘平一把拉住他,“长着点儿眼,这酒5000一瓶的,你这扫一地的。”
  许澈回头往地上看一眼,面无表情地,丢下一包厢吵吵闹闹的男女,耳机贴在耳朵边,进了化妆间,锁上了门。
  “找我什么事?”一屁股坐进墙边的皮沙发里,脚踩在茶几边上,探身从茶几上抓起一盒烟,叼了一根在嘴角,从沙发夹缝里摸出一个打火机,点燃烟,猛吸了一口,夹在手指间。想了想,点了免提,把手机丢在茶几上。
  “你今天跟我哥在一起吗?你两怎么了?”颜科问。
  “什么怎么了?这事你问你哥去吧。”许澈眯起眼睛,看着指间飘起的烟。
  “你们晚上吃的什么?”颜科继续。
  “什么?”
  “我哥胃疼,我想问问你们晚上吃的什么,是不是把胃吃坏了,要不要给他弄点药什么的。问他他又不说。”
  许澈舔了下干燥的嘴唇,提着烟,好长一会儿,深呼吸一下,“你哥胃疼,该去医院去医院,该吃药吃药,别找我。”
  “你说什么?”颜科不相信似的,很大声地问了一句。
  “我说,”许澈狠狠吸了一口烟,甩掉烟头,“我没跟他一起吃饭,我跟你哥没关系了,我TM被你哥甩了,听懂了吗?”摁了电话,许澈起身,忽然飞起一脚,把茶几蹬翻在地。拉开门,回到场子里。
  这次聚除了刘平赵易毛桃,还叫了以前一起玩的一堆人,在斯百开了4个包厢,光酒都开了小10万的。无所谓,他今天把斯百清场了都行。
  许澈要刘平他们张罗的,说好久没找兄弟们聚了,把能叫的都叫过来,一起开心开心。
  音乐、烈酒、丰满的胸和紧翘的臀,鲜红的厚唇随意印在什么地方,不安分的手摸上了不知道是谁的大腿......荷尔蒙飙升的场所,发泄欲望,冲洗烦恼。
  许澈到的晚,狂欢夜已经开启。
  他进来后先让吧台给烤了两块三明治,胡乱往嘴里塞着,三两下嚼了吞进去,转身冲进狂乱的舞池。
  甩掉西服,衬衫扣子往下解开,袖口撸至胳膊肘以上,高举着双手,紧窄的腰线跟着DJ的节奏摇摆,有人往他怀里贴,许澈毫无知觉,眼睛都懒得睁。
  轰炸般的音乐声震地许澈耳朵生疼,他一个唱歌的,从来没觉得音乐声能让人这么疼。
  他不仅是耳朵疼,眼睛嘴唇指尖都疼,他仰起脸,眼泪倒灌回泪腺鼻腔,喉咙里的咸涩让他更疼,“龙彦达——”他狂喊着这个名字,所有的声音都被淹没在人群的狂狼中,“龙彦达——我- cao -啊,你TM怎么就不要我了......你为什么不要我啊?”金属丝般的光线打在许澈的脸上,光怪陆离。
  怀里的人越贴越紧,许澈伸手推开,不顾那个人的尖叫。拨开拥挤乱舞的人群,回到自己的包厢,从沙发上随便捞了一件不知道是谁的外套,往身上一批,转身往斯百大门走。
  “哎哎,幺哥,干嘛去?”刘平赵易毛桃一起追了过去。许澈听不见,直往大门口冲。后面的几个一路小跑,刘平一把拽住他,“去哪儿啊?幺哥,人都是给你叫的,酒还没喝完呢。”
  许澈停下,转身,一脸泪。
  “卧槽,幺哥,你这......怎么回事?”毛桃瞪着眼睛。刘平抓着许澈的手腕,震惊地说不出来话。
  赵易最后跟上来,不敢相信,“幺哥,你哭了......”
  许澈抬起胳膊,胡乱擦了把脸,苦笑,“哥们这回栽了。”
  “什么栽不栽的?人在河边走,失个恋而已嘛,”刘平扒拉许澈的肩膀,把他往回拉,“走走,回去,陪你喝酒,喝完了叫两个小白脸陪你睡一觉,啥事没有。”
  许澈笑,“还喝个P的酒。他胃疼,给他买饭买药去。”拍拍刘平的胳膊,“走了,下次再喝。里边儿的摊子交给你们了。”
  他当然知道龙彦达为什么胃疼,龙彦达没吃饭,许澈也没吃。
  他把车开到山边的一片小树林里,停在那儿,远远地看着龙彦达的黑色越野一动不动,从中午到晚上,他也看到了傍晚乡村的袅袅炊烟,还看到了黑色越野车在夜色中驶离的模糊的影子,甚至看到越野车在入城的收费站停下来缴费......
  开着车往易华楼奔,车子启动的时候,许澈给颜科拨了个电话,“你们都在家?我知道他为什么胃疼,我马上过来。”
  “不是,许澈,你什么意思?”颜科在那边嚷嚷,听得出来很生气,“你刚才还跟我说别找你,你TM到底什么意思啊?我哥对你不好吗?他对你比对我都好。你做了什么让他甩你?你是人吗你?”乖学生再也骂不出什么鸟语来,只剩下喘粗气的声音。
  “颜科,你就当我脑子进水了吧,”许澈肿着眼睛,“我给他送吃的和药过来,你过会儿到家门口拿一下......有什么想骂的当面骂,我TM现在欠骂。”
  “我...你...”颜科憋了半天,“我哥把我赶出来了,他一个人躺在房里。”停了一下,“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个?你赶紧的吧,挂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