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猎鱼+番外 作者:一锅炖不下

发布时间:2021-02-23 07:53 类别:现代都市

 
  年下
  二十九岁的糙汉吴培铭,临危受命(bushi),伪装成大学教师,去监视一个狡猾、残忍、诡计多端的罪犯:二十二岁的大四学生,于嘉上。
  然而……好像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于嘉上:嗯……老师,你怎么连这个都不会?是练习得不够吗?
  吴培铭:给老子闭嘴!
  注:
  本文不是校园文;
  作者非专业人士,术语使用不当的,欢迎指出,但请勿较真;
  本文总体沙雕向,HE;
 
 
第1章 临危受命
  开会的时候,千万不能打瞌睡啊!
  B市刑警大队总部。
  上午10:00。
  吴培铭努力撑着眼皮,使劲掐着自己的手背,死死盯着正在滔滔不绝的张支队长。
  可他的脑子里早就是浆糊了,支队长说的话,在他听来就是一连串的嗡嗡嗡。
  没办法,连续三天,他只在车上眯了半个小时,现在已是困得人仰马翻。
  所以,当支队长一脸冷峻的盯着他,问:“吴副队长,对这个安排,有什么想法?”时,他完全不知道支队长在问什么。
  凭着多年以来插科打诨蒙混过关的经验,吴培铭清清嗓子,低头看了下桌子上的笔记本——上面鬼画符一样的写着:灌汤包、虾饺、豆皮,等等吴培铭想吃的东西——然后一本正经的说:“总体上,我认为这个安排是合适的。”
  “哦?”刚四十出头,头顶已经秃了一半的张队长,眯了眯眼睛,似乎对这个回答有些意外。
  此时吴培铭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胡诌道:“只是,还有一些局部,需要进一步细化,这样才把规划落到实处。”
  听到这里,张队长很欣慰的笑了笑:“很好。那后续细节,你再琢磨琢磨。给你48小时,48小时后,出发。”
  吴培铭这一下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出发?出什么发?刚才张队到底在说啥?!
  他强作镇定的偷偷看了看四周,却发现同事们要么带着点儿同情,要么带着点儿幸灾乐祸的表情盯着他。
  “- cao -!我到底被安排了个什么任务?!”吴培铭嗓子有点干。
  刚一散会,他就一脸严肃的找到负责做会议纪要的实习生小陈:“小陈,纪要写完了吗?先发给我看过,再群发。”
  小陈看着这胡子拉碴的男人,捣蒜一般的点头。
  十分钟后,正在啃煎饼果子的吴培铭,对着电脑屏幕嚎叫了起来:“什么?这啥玩意儿?这啥安排?!”
  会议纪要里写着,根据经侦大队那边提供的资料,在B市的华辰大学,有一条完整的洗钱链。而链条的中心,居然是一名大四的学生。
  这名学生家境富裕,颇有些背景。尽管目前已经暴露出的线索全都指向了他,但这些线索最终都会断掉。所以,经侦大队对这名22岁的学生恨得牙痒痒,却又奈何不得。
  于是,经侦大队和刑警大队一会商,决定暗度陈仓,曲线救国——既然正面拿不到证据,那派个人跟在这人身边, 随时随地跟着,难道还能挖不着点儿真东西?最次的,找个别的什么理由,把这人弄进来先关上24个小时,轮着班的审,总能问出点儿干货来。
  今天的这个会上,张队长就是宣布了这样一个决定:由原华辰大学毕业的吴培铭,乔装成老师,去接近这名学生,挖到他犯罪的证据。这个行动,还有一个代号,“猎鱼”。
  然后,在会议纪要上,清楚无比的记载着:吴副队长对这一方案表示认同,并表示将在会后,落实推进本方案。张队长指示,“猎鱼行动”48小时后正式启动,各相关部门做好支持工作。
  吴培铭把手中的煎饼果子一扔,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蹬蹬蹬的往张队长办公室跑去。
  “- cao -,老子当年挂科挂得差点毕不了业,现在让老子回学校去装老师?咋不直接让我上天呢?!”吴培铭忿忿的想。
  开新坑啦。
  写个轻松一点的。
  话说,看过小炖锅其他文的宝宝,能认出这位“实习生小陈”么~
 
 
第2章 抗议无效
  吴老师准备出发。
  吴培铭站在张队的办公室外,对着窗玻璃上的镜子拢了拢头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颓废。
  正梳着呢,门哗一下从里面打开了,张队瞪着眼睛,一脸看傻子的神情看着“搔首弄姿”的吴培铭。
  吴培铭尬笑一声,迈腿挤进办公室,小心关上门,说:“张队,那什么,那个卧底行动,您看,我这个背景,不是很匹配啊。”
  张队哼了一声,坐到办公桌后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怎么不匹配了?你不是当众答应得好好的吗?”
  吴培铭搔搔头,又不能直说自己开会时差点睡着了,只有继续堆笑:“张队,我当年就是个体育特招生,靠着短跑运动员的身份加了三十分,才进的华辰。而且我从第一学期开始就挂科,一上课就犯怵,要不是警队点名要我,我根本都毕不了业。您说,我这么一个扶不上墙的学渣,顶多混进学校食堂演个打饭的,装成老师那不是分分钟穿帮么?”
  张队把茶杯重重一搁,声音高了八度:“你这什么想法?什么素质?难道让你去毒窝当卧底,你就真得吸毒?让你去军火贩子那儿卧底,你就真得开枪杀人?”
  被张队这么一吼,吴培铭更怂了,微弱的提议着:“要不……不装老师,装成个学生,行不?”张队唰一下站了起来,一副又气又笑的样子:“吴队你倒是好好看看自己的脸,你刚才不还跟那外面照镜子呢吗?你这胡子拉碴粗皮厚肉的,身上还有过枪伤吧?你跟那儿一杵,非说自己是青葱少年,谁信啊?!”
  吴培铭这下彻底蔫儿。他本来和张队也熟,这下干脆往椅子上一摊,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