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是天师不是道士 作者:显圣侯(下)

发布时间:2021-02-10 07:26 类别:玄幻灵异

重生强强灵异神怪玄学
第77章 
  跟在封泉身后的宋夫人见此笑道:“肯定是给我家姑娘买的,我先生他不喜欢吃糖。”
  “宋侯梦最喜欢吃这个牌子的糖了。”韶锦文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过来,感慨道。
  封泉不动声色,问宋女士道:“夫人,宋先生平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他啊,”宋夫人略微想了想,“也没什么特点,兢兢业业地工作,家和公司两点一线……”
  韶锦文闻言立即不赞同道:“才不是,宋侯梦是这样一个无趣的人?应该是一个大龄光棍,整天就想着公园长椅还是大马路哪个更舒服睡觉才对吧。”
  封泉关了抽屉,看向书桌上。
  书桌放了几本有关于市场营销的书,折着页脚,摆放得很漫不经心。除此之外没什么东西,另一边床铺平整,看起来没沾染过什么人气。
  尹从突然伸手越过封泉,从书本之间抽出一张相片来。
  他看了相片一眼,然后把它递给封泉。封泉接过来,随即很感兴趣地挑了挑眉。
  “宋夫人,请问宋先生是不是对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感到很不满?”
  宋女士犹疑地摇摇头,“没有啊……我家先生很喜欢现在这份工作,薪酬算是较高的了,而且还分配了这么方便的房子……他生活中也没什么不顺心的,除了每天下班的时候可能有点累。……大师,是找到问题所在了吗?和我先生有关?”
  封泉安抚地笑了笑,“没什么,不必担心。”
  宋女士表情惶惶地点了点头。
  封泉把照片塞回到书页间去。
  这原本应该是一张宋侯梦和他的同事们的合照,但现在已经看不清人脸。
  这章照片的主人似乎对其有莫大的仇怨,发了狠,把照片正面用刀片划了一道又一道。横亘在相片上人的脸和身体上,分崩离析。
  *
  为了让宋女士安心,封泉第二次突破自身职业局限,又演了一场戏。
  外面天空倏地暗下来,被逼迫参与演戏的尹从保护好惊慌的宋女士。然后一团黑影突然出现在墙角。封泉两指夹着一张符纸,倏地朝那个黑影飞去,下一瞬,金光亮起,黑影消散无踪。
  窗户外面也恢复了明亮。
  宋女士如见神迹,对封泉千恩万谢,封泉推脱了,然后道:
  “我二人先回去准备清除宋先生身上晦气的法器,待宋先生下班回来,还要叨扰。”
  两人一鬼离开宋侯梦的家,封泉便略微感叹:“看来我是有当神棍的潜质啊!”
  尹从闻言看向他,这时候终于有了好奇心,问封泉道:
  “你方才在屋里说的头绪呢?”
  封泉道:“不急,先找地方坐下再说。”
  顺着早晨走过的路,继续朝东走,终于在半个小时之后看到了今早才分别的人。
  故梦。
  他坐在街头,抱着吉他没有弹奏,只是无所事事地坐在马扎上,目光看着街道上的来来往往的人行车辆,表情闲适且惬意。
  封泉笑了笑,“看见头绪了。我们去对面坐。”
  坐下之后,封泉问飘在头顶的韶锦文道:“你在你老同学家里看到了什么有趣的?”
  封泉一提,韶锦文瞬间打开了话匣子,吐槽道:“什么有趣的东西,简直是无趣极了好嘛!真是不可思议,宋侯梦竟然真成了一个无趣的上班族,他之前说人若是变成这样,简直同没活过一样。要不是在储藏室里发现了被藏起来的吉他,我还真当是记错了宋侯梦的模样。”
  封泉一只手支着下巴,“人年轻的时候,和走入社会明白生活,自然会变得不同。你觉得宋侯梦的变化很不可思议?”
  韶锦文道:“若是别人我当然不至于此。只是宋侯梦是我见过最坚持的一个人,不管是在当时的同龄人,还是我现在年纪为止所见过的所有人。也因此我对他记忆犹深嘛。……他不仅坚持,而且最痛恨活的没滋味,我想不到有什么能让他现在完全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至少只是时间应该不会……对吧?”
  封泉笑道:“这只能说你小看了时间。”
  韶锦文摸摸头,“……什么意思?”
  封泉道:“宋侯梦从来都没有被别的什么威胁过。”
  韶锦文仍然满头雾水。
  封泉戳了戳尹从肩膀,“你明白吗?”
  尹从却猛地站起来。封泉被吓了一跳,摸摸鼻子,“……怎么了?难不成你有什么发现?”
  尹从眉头紧皱,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对街的那个叫故梦的少年,留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开。
  “我去找宋侯梦。”
  留下封泉和韶锦文在原处大眼瞪小眼。
  半晌,韶锦文挠了挠头,“那个……他为什么要去找宋侯梦?是个什么意思?”
  封泉沉默一会儿,“……不明白。”
  韶锦文:“你男朋友该不会是找宋侯梦私奔去了吧?”
  封泉:“放心,他眼光高,只有我能进得去。”
  韶锦文:“那不如……咱们继续吧?”
  封泉忘了之前说到哪里,干脆重新起了一个头:“天师一般接触鬼邪妖物,不过在此之外,实际上还有一种东西。”
  “——是游荡于天地之间一种灵气,或许机缘抵达,就会依附于某物,生出灵智甚或是形体。”
  韶锦文不禁表情激动道:“难不成宋侯梦看到的、吓他的也是这个?听起来有点厉害啊。”
  封泉斜他一眼。“我还没说完呢。”
  韶锦文飘落下来,把屁股挨在凳子上,为了不坐空,蹲着马步正襟危坐,“您继续!”
猜你会喜欢....